每日經濟新聞
新文化熱點

淘寶官方集運地址 > 新文化熱點 > 正文

《長津湖》不只承載博納一家的榮辱!總出品人於冬:走最難的路,用極致製作調動市場信心

每日經濟新聞 2021-09-30 15:45:41

*2021年所剩四分之一,全國電影總票房剛過300億元,只達到2019年的一半。低迷的空氣在產業中徘徊了太久,太需要一部氣勢恢宏、叫好叫座的大片,將快要丟掉觀影習慣的觀眾拉回電影院了!

*今天,重量級選手《長津湖》終於來了。作為這部影片的出品人,於冬接受了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的獨家專訪。

每經記者 丁舟洋  畢媛媛    每經實習記者 朱鵬    每經編輯 董興生    

12000多個工作人員名字,在片尾字幕中滾動了八分鐘,於冬感慨萬千。

年滿五十歲,從影近三十年,博納影業董事長於冬拿出了博納影業乃至中國影史投資最高、籌備期最長、劇組規模最大的一部影片《長津湖》。9月30日,《長津湖》正式和觀眾見面了。

此時此刻,《長津湖》所承載的已不是博納影業一家公司的榮辱。

2021年所剩四分之一,全國電影總票房剛過300億元,只達到2019年的一半。低迷的空氣在產業中徘徊了太久,太需要一部氣勢恢宏、叫好叫座的大片,將快要丟掉觀影習慣的觀眾拉回電影院了!

去年疫情期間,全國電影產業停擺,電影院不知何時重啓,作為博納影業的創始人、董事長,於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在電影市場那麼難的時候,於冬決定投拍《中國醫生》《長津湖》《無名》“中國驕傲三部曲”,扛起“救市大旗”。可剛開機就停機、剛準備上映又改期……今天,重量級選手《長津湖》終於來了。作為這部影片的出品人,於冬接受了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的獨家專訪。

此前的9月25日,《長津湖》在北京舉行首映禮 圖片來源:博納影業供圖

用壓箱底的班底“做五十年後仍能感動觀眾的經典”

《長津湖》再度定檔後,很多人覺得今年電影市場的救市之作終於來了。

做出重啓拍攝《長津湖》的決定,對當時的於冬而言,需要很大勇氣。這部原本準備在2020年上映的戰爭史詩大片,因疫情不得不中止拍攝。去年10月,《長津湖》重新開機。為了搶抓工期進度,二度開機的《長津湖》集結了陳凱歌、徐克、林超賢三位導演,黃建新任監製,吳京、易烊千璽領銜主演。

“我們不能再錯過了。”於冬説。當時的念頭只有一個,一定要完成《長津湖》。“不管未來電影行業發生什麼樣的變化,我們既然動了這個題材,就要完成。”為此,博納把壓箱底的班底全部用上了。

《長津湖》的具體投資數額,於冬只説“應該是史上最大製作”。為什麼這麼貴?重點花在哪些地方?“劇本長達13萬字,光是籌備期就兩年多。三位導演率領三大組人馬投入拍攝,動用了超大規模的軍事裝備、超百公里的動作設計、超7萬人次的羣眾演員參演,以及近百家後期特效製作公司的支持……”他列舉道。

《長津湖》劇照 圖片來源:博納影業供圖

直到今年5月,隨着春節檔的刺激,投資者的觸角也被喚醒,此前一直從各個渠道打聽《長津湖》消息的觀望者們也終於被於冬説服。很快,“國家隊”出手,八一製片廠、中影公司和華夏電影等公司先後追投《長津湖》。

“臨別前,女兒問我為什麼要去打這場仗。我知道,如果我們不打這場仗,就得他們這一代來打。我們打這場仗,是為了他們能不打仗。”這是《長津湖》中朱亞文與吳京的一段對白。

朱亞文在《長津湖》中飾演七連指導員梅生 圖片來源:博納影業供圖

這不禁讓人想起那篇發表於1951年記錄抗美援朝的通訊文章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:親愛的朋友們,當你坐上早晨第一列電車走向工廠的時候,當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時候,當你喝完一杯豆漿,提着書包走向學校的時候,當你安安靜靜坐到辦公桌前計劃這一天工作的時候,當你向孩子嘴裏塞着蘋果的時候,當你和愛人悠閒散步的時候,朋友,你是否意識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?你也許很驚訝地看我:“這是很平常的呀!”可是,從朝鮮歸來的人,會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。請你們意識到這是一種幸福吧,因為只有你意識到這一點,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們的戰士在朝鮮奮不顧身的原因。

打得一拳開,免得百拳來!歲月靜好,是因為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。艱苦卓絕的抗美援朝戰爭取得的勝利,為後世換來的和平,從前的人們沒有忘記,現在和將來的人們也不該忘記。在於冬心中,《長津湖》不僅是拍給今天的年輕人看,還是拍給五十年後的年輕人看的。

“《上甘嶺》《英雄兒女》是對我們成長有着深遠影響的抗美援朝電影,今天來看仍是精品。所以我就在想,雖然完全可以不用花那麼多錢也能做出個不錯的片子,但我偏偏要選最難的路。我們要讓今天的年輕觀眾喜歡,還要讓五十年後的年輕觀眾也喜歡,這是一部能留存下來的經典,當你抱着這樣的想法來創作時,電影的製作格局、製作理念、製作方法就完全不一樣了。”

《長津湖》上映之前,博納先交出了《中國醫生》,這是一部真實展現艱苦卓絕的抗疫鬥爭的電影。“我們迅速集結起來,拍這樣一部電影,讓大家看到這麼多人奮不顧身地為我們拼過命,讓我們珍惜當下、珍惜身邊人。”於冬説,當代人的生活壓力是很大的,工作的壓力、房貸的壓力、家庭開支又很大……“但如果這部電影能夠給予你一點點心靈的安慰,給予你一點生活的勇氣,就夠了,就足夠了,這就是我們電影工作者的責任。”

《中國醫生》劇照 圖片來源:博納影業供圖

主旋律電影市場已是一片紅海,博納如何再做主旋律?

《長津湖》《中國醫生》和《無名》構成了於冬口中的——主旋律升級之戰。隨着《中國醫生》《長津湖》的上映,由於冬掌舵的博納影業奏響了“主旋律樂章”第三節——“中國勝利”。在此之前,博納已經完成了“山河海三部曲”(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湄公河行動》和《紅海行動》)以及“中國驕傲三部曲”(《決勝時刻》《烈火英雄》和《中國機長》)。

這六部電影帶給博納超過100億的票房,也成功奠定了博納在國內主旋律商業電影的龍頭位置。而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,這篇樂章,於冬譜了近十年。

2009年底,博納投資拍攝的以民國為背景,講述一羣來自五湖四海的革命義士保護孫中山的《十月圍城》上映。電影展示了小人物的捨生取義,最終取得了近3億元的票房,成為當年的票房亞軍,還拿下了第二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。

那是於冬步入主旋律商業大片的一次嘗試。2013年,當於冬開拍《智取威虎山》時,彼時電影市場的主流是玄幻、盜墓等網絡小説改編的電影題材。主演張涵予曾回憶道,對這部紅色經典題材,大數據公司當時的預測是“不建議拍攝”。

《智取威虎山》劇照 圖片來源:貓眼專業版

在那種環境下,於冬仍決定拍一部3D版的《智取威虎山》。影片借鑑了好萊塢商業電影的製作手法,一改過去主旋律電影的節奏、語境和套路。“曾經的主旋律電影永遠跟市場之間有一道牆,我們這次把牆豁開了一道口子,一下子讓年輕觀眾對主旋律電影感到耳目一新。這部電影當年取得8.8億票房,創主旋律電影歷史新高。”

2018年上映的《紅海行動》,憑藉超36億的票房逆襲成為春節檔冠軍,主旋律電影和商業市場之間的那面牆被博納拆除,主旋律電影也可以叫好又叫座,並且不是曇花一現。從《智取威虎山》到《中國機長》,5年時間,6部影片,超100億元票房,主旋律商業大片成為博納的招牌。

但一勞永逸在電影界是不存在的,賺錢的風向標一旦揚起,就會成為新的紅海。2019年,主旋律電影成為市場主旋律,從春節檔的《流浪地球》到國慶檔的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主旋律電影遍地開花。同質化的競爭愈發激烈和困難,再做主旋律電影,博納要走新路。“其實博納是要為行業做一件事——升級,把我們開創的主旋律商業電影大片道路,再往前推一步,實現類型突破、美學突破和視覺突破。”於冬説。

在於冬看來,《長津湖》將成為中國戰爭電影的新標杆,其座標性意義不僅在於將中國電影的工業化規格推向一個新的高度,更在於中國電影能夠從容面對相當於好萊塢A級製作的大製作、大投資。

行業觸底反彈需要頭部力作,最大的瓶頸仍是融資難

去年,於冬決定投拍“中國勝利三部曲”時,擺在眼前的是電影院長期關門、觀眾嚴重流失的現實。今年春節檔,《你好,李煥英》大賣50億看上去像刺激了市場,但後來反覆的疫情又給市場潑了一盆冷水。

2020年的疫情給電影業按下了暫停鍵,6個月的寒冬,凍得原本雄心壯志的博納也不得不憂心生存。“去年是電影人最艱難的一年,博納也不能完全倖免於難。”於冬説,作為一家集投資、發行、院線管理及影院放映業務於一身的電影集團,博納影院在2020年疫情期間,收入微乎其微。

導演陳凱歌 圖片來源:博納影業供圖

為了自救,於冬一面加大博納片庫的線上銷售力度,一面四處懇求業主、開發商為影院減租降租。“通過這件事我就特別的感慨,除了國家的紓困政策,在危難時刻企業家幫企業家,這也從側面體現了中國經濟的韌性。”

面對困難,圈地退守是看似更安全的,而迎難而上則需要駕馭風險和機遇。

於冬説,如此大的投資,要説沒有擔心是不可能的,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想盡了方法去處理。“現在不擔心了,拍完了,大家都很滿意。”

在於冬看來,電影市場的有效恢復需要雙向拉動。市場恢復靠頭部內容,頭部內容的製作要靠頭部公司頂住壓力、拿出重磅投資的“硬菜”。“大家都沒信心了,都開始把資金往回收,而這個時候博納就是要逆勢而上。啓動最大項目,用極致的製作來調動電影市場觸底反彈的信心和觀影需求的信心。”

而要説到個人和企業發展的最大瓶頸,於冬説,還是融資難。

“我其實有很多想法,想拍攝很多題材,但是我們真正遇到的還是資金困難,我們現在光靠自有資金的發展,還不足以滿足企業做強做大,我們真正要成為世界級的企業,需要金融體系的支持。單純用自身票房回收再去運營運轉,企業還是做不大,還是沒辦法跟好萊塢的六大公司競爭。”

“這些年,影視行業由於各種負面事件,社會各界對這個行業也都是戴着有色眼鏡來看待。現在是這個行業最困難的時候,據不完全統計,近年來鮮有影視行業在A股上市。”於冬表示。

《紅海行動》劇照 圖片來源:貓眼專業版

年過半百正青春 還想再拍百部電影

在過去10年電影行業高歌猛進的時候,於冬覺得拍電影沒什麼難的,直到疫情讓他發現電影公司們都開始把生存當作第一要務,才覺得這個行業走到今天太難了。作為博納的領頭人,於冬要帶領公司跨越寒冬,要贏。

投拍“中國勝利三部曲”,於冬要有的不僅是敢想敢做的決斷力,還要做好一個當家人。“留得青山,贏得未來。”於冬説,“當老闆和當製片人不一樣,老闆不是花錢,老闆要算賬,算錢從哪來,得在背後把子彈和銀子給團隊備好了。”

“勝利三部曲”的最後一部《無名》,講述的是抗戰時期中共地下黨員的故事,將由程耳執導。2016年,彙集了葛優、章子怡和淺野忠信等一眾實力演員的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讓這位極具個人風格的導演被更多觀眾認識。

於冬透露,《無名》原本在4月就應該開拍,但因為程耳修改了13稿劇本,所以8月份才正式開機,爭取年內上映。相較於三部曲中其他兩部的導演,程耳過往的作品風格和商業大片之間有一定距離,但於冬很期待。“程耳會有他的風格,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他的風格元素轉換成商業電影的元素,這也是這次他跟博納合作中最有價值的嘗試。”

於冬和程耳 圖片來源:貓眼專業版

不管是題材還是類型,於冬一直不曾停下對電影的嘗試,他也的確停不下來,“勝利三部曲”還未完成,他已經有了新的拍片計劃。在拍攝《中國醫生》期間,於冬接觸了鍾南山院士,被他的故事打動,於是他想要拍一部《鍾南山傳》,一部關於個人生命如何與時代緊密碰撞,又如何從個體生命中看到時代縮影的電影。於冬説:“醫生職業是世界性的題材,我想做一部純粹的人文電影。”

1971年生人的於冬,今年50歲。古話有“五十而知天命”,曾經的於冬打算在50歲時退休,回到電影學院當老師。但現在,他覺得這個時間點太早了,他希望能在自己年富力強的時候,為電影行業多做一些事,多拍一些好電影,因為他感覺現在是自己資源能力、思維能力、學習能力以及精神狀態最好的時候。

他説,好電影就像佈道,傳遞的是一種精神,用電影來喚起大家挑戰困難的勇氣,是文藝工作者的使命。在採訪最後,於冬説,希望可以保持身體健康,這樣可以再拍100部好電影。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如需轉載請與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聯繫。
未經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報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違者必究。

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:021-60900099轉688
讀者熱線:4008890008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長津湖 博納影業 於冬 專訪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